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原来大学可以这样读

把握幸福,从点滴做起

 
 
 

日志

 
 

“网瘾少年”刘淼可以试试网瘾戒除培训师  

2009-09-02 22:54:00|  分类: 笑看社会:世界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网上频暴戒除网瘾训练营的事情,要么说小孩被打得遍体鳞伤,要么就说小孩有去无回。总之,花了巨款又赔了命,成本巨高!这种训练营采取的方式很多,如体力大比拼(什么几万米啊、负重跑啊,其实就像军训),电击啊,后来电击被质疑和取缔,培训中心就将其换成了脉冲,似乎还是异曲同工。不听话,就挨揍,等到你听话为止,不行就搞得让你无力说话。有的因为家长过分担心小孩,上网时间或打游戏多了一些,就想通过戒除网瘾训练营来“治疗”,本来情况不是很严重,但到了训练营,被电、被冲后,经受不住就承认自己有网瘾,这也让家长如愿以偿了,训练营的客户市场就开始壮大了。可能有的家长还会说:“在家里,小孩还不承认,去了训练营以后,马上就承认自己迷恋网络和游戏,看来效果不错” ,真是天真和无奈……换了谁去谁都受不了,除非当年类似夏明翰等人再生,再说也不是为了革命,不过是为了正义。真是满清十大酷刑再现,现在听说对待罪犯都开始实行注射致死方法,无痛无氧,对待网瘾少年还用如此残忍的方法,不解,这些多是逼供的方法。

 

就像看电视剧一样,上一集是万恶的戒除网瘾训练营,看完之后,想看下一集,因为有很多期待。正好这几天看到了另外一些关于北大学生刘淼痴迷网游被劝退后的新闻和评论。觉得这就是最好的下集,因为刘淼是不仅对网瘾有了正确的认识,还以昂扬的斗志从新开始,在清华的开始就是令人惊奇和喜悦的。刘淼成功的高考,到被退学,再到重新高考并考上北大,这个过程是他喜悦到疑惑再到理智的过程,没有去戒除网瘾训练营,没有使用“满清十大酷刑”,只不过是一个自我认识再到自我行动的一个过程。他有经历有体验,从内心找到了出路,他可以尝试去举办真正的戒除网瘾训练营,不为别的,就为解决“网瘾凶猛,‘治网瘾更凶猛?”问题。他是清华巨大的财富。

 

1997年葛尔·柏格明确提出网瘾概念,没人能想到12年后,在中国民间会涌现出数量如此众多的戒网瘾专家。棍棒、鞭打、电击这样简单而粗暴的方式,会培育出一个年产值数十亿元的产业,令人何以置信。这个“产业”到底解决了多少网瘾问题?

 

周孝正认为,没有治疗网瘾的特效药,从根本上说,还需完善家庭的教化机能,加强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沟通,以及社会整体价值观的培育。

 

- 记者手记

   如果知道结果我不会玩网游  刘淼说考上北大后他没有方向,当时无从选择

  刘淼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会迷上网游,又是怎么戒掉,然后复读顺利考上清华大学?

  昨日,刚下火车的刘淼接受了记者采访。

  关于成绩:  我考试从来不怵

  新京报:北大、清华任你考,你够神的。  刘淼:是神经病的神吧。  新京报:大学前成绩一直都很好?  刘淼:前几名吧,最差一次十几名。我考试从来不怵。  新京报:是父母管教得好?  刘淼:不用调教。我小时候脾气挺差的,一生气就抓住卷尺、户口本、钥匙往楼下扔,当时我们家住六楼,但上了学后就好了,大家都关注着你,不能不变好。  新京报:也是从小就非北大清华不去?  刘淼(猛点头):老师、家长、社会舆论都是这么期许的。  新京报:当初考北大为什么选择元培学院?  刘淼:元培是先读两年基础课,随后再分专业,而我报志愿时恰好不知道自己想学什么。  新京报:你当时准备往什么方向发展?  刘淼:我喜欢电子技术,但有同学说这是青春饭,我迷茫了。

  关于朋友:  舍友都很牛,我不想多说话

  新京报:对于专业选择的迷茫,跟同学们是怎么交流的?  刘淼:我就不想跟他们多说话。舍友都很牛,我很自负,拉不下面子。早上起床时打个照面,上午去上课,下午去玩游戏,晚上等他们休息了我再回来。学生会的那帮人也特别官僚。  新京报:会给父母打电话吗?  刘淼:我妈打来,说几分钟就挂,就怕她问太多。  新京报:那时候有其他朋友吗?  刘淼:高中有个最好的哥们在清华,他也觉得无聊,我们俩就一起骑车在北大南门的网吧碰头,或者去中关村图书城看小说。最冷的一次,晚上我们骑车回学校,风吹得头疼。  新京报:吹清醒了吗?  刘淼:没,吹出了我们俩的革命情谊。我们沆瀣一气。

  关于游戏:  游戏里才有归属感

  新京报:怎么迷上的游戏?  刘淼:高二五一节,重庆沙坪坝办了个《魔兽争霸》的公测,我头一回听说,就开始玩,但当时没感觉,而且还在专心搞学习。  到了北大后,跟同学们交流少,专业的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没有了方向,就每天上午上课后,下午就扎进游戏里,一直到睡觉。  新京报:游戏里扮演什么角色?  刘淼:治疗者,承担伤害、输出伤害的两方都需要我。既然我无法开口向外面世界寻求帮助,向自己内心求助又无解,自然就失去了理智,只有游戏里才有归属感、英雄感。  新京报:想要戒除吗?  刘淼:有好几次,骂自己,恨得直捶墙。大一下学期挂科三门,学校发了个警示寄到家。那年暑假我们军训,我没回家,也吓坏了,生怕我妈问,那时真的想洗心革面了。可后来发现我妈压根没收到,而魔兽又推出了新东西,就再度沦陷了。  新京报:听说你一直写日记,那时是怎么写自己的?  刘淼:我从初中就开始写,但那段时间不写,因为不想直视自己的灵魂。  新京报:被北大劝退后还玩游戏吗?  刘淼:偶尔。不过,一条路走到尽头就知道是什么样了,一次也就够了。  新京报:后悔了?  刘淼:恨过自己,也深刻检讨,但我很少对过去后悔。  新京报:如果可以回头,还玩游戏吗?  刘淼:如果知道结果,恐怕不,否则还会玩,那时的我无从选择。
关于退学:  老师一句话让我醍醐灌顶

  新京报:谁通知的你被劝退了?  刘淼:大二上学期教务处老师打电话叫我,但我老想不会动真格。春节照常回家,脑袋也是麻木的。下学期返校回京,我爸接到了学校的电话。  新京报:你什么反应?  刘淼:我爸和我抱头哭,就那么一次。此后就是我妈去跟学校老师哭,那时我还抱着希望能留下。  新京报:什么时候彻底醒了?  刘淼:教务处的老师说,即使你留下来了,成绩这么低,就算毕业也没有出路。我一下醍醐灌顶,让我妈别挣扎了,我们回家。  新京报:怎么离开学校的?  刘淼:去年228日。我爸、我妈和我各自扛着大行李。我还留了些书给同学,我想我还能再回来。

  复读:  我妈压力大,病倒了

  新京报:回去后,怎么面对那些熟人?  刘淼:有人问我还有几年毕业,我笑着敷衍还早着呢,我妈压力很大,病倒了。但老师们对我都特别好。  新京报:第一次进教室时,你如何介绍自己?  刘淼:我说我是从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一所很著名的学校来。不过,学校有个历届学生光荣榜,上面有我。很快有同学在背后猜测,我索性就把北大的学生证给同桌看。既然我能坦然,他们有什么不能坦然呢?  新京报:再参加高考紧张吗?  刘淼:不一定非北大清华嘛,前十名的学校都行。决定前途的因素太多了。  新京报:还会再去北大逛逛吗?  刘淼:干吗不去?还有老同学在那呢,不过他们都该上大四了,忙。  新京报:现在又读了清华的电子信息专业,这次笃定吗?  刘淼:想了一年半,我很确定我的选择。  新京报:你会继续深造吗?  刘淼:还没考虑,就想怎么提前毕业,毕竟我已经浪费了三年买个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